无纺布袋加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无纺布袋加工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日暮乡关何处是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6:25:24 阅读: 来源:无纺布袋加工厂家

1上世纪80年代的江湖,流氓们都还读书,看着某人不顺眼,上去一脚踹翻,地下这位爬起来说:兄台身手这么好,一定写得一手好诗吧。

就这一点,今天的小混混就没法比。

鄂西是楚辞的故乡,民歌和韵文一直是平民之趣。烧搪瓷盆的手艺人刘镇西,工具箱里也放着《楚辞》,初见面拉野夫去家,喊了几声老婆,没人答应,就去敲隔壁的门借斧头,嘴里念念有词幸有嘉宾至,何妨破门入,手起斧落,门锁砍成两截。

真妩媚。

野夫写苏家桥,写刘镇西。写投河自沉的李如波,都是几千字写完一个人生平,像《史记》中的列传。他的文字锻造,也来自古文。写文章时,看得出遍遍锤打,壳落白出。有时有些地方显得过于锤炼了,但写得好处,真是天地为之久低昂。

野哥说起时脸上有几分傲色旧体诗我还是得意的,诗人里他最喜欢聂绀驽诗酒猖狂,半生冤祸。

猖狂是真猖狂,夏日深夜,一轮好月,他与苏家桥一行人喝到酣处,学魏晋中人裸体上街散心头热,路遇一些机关门前挂着的木牌,就去摘下,抬着一路狂奔,找个角落扔下。有次扔完才发现,木牌上赫然大书人民法院。觉得这个还是不惹为好,又只好嘿咻嘿咻地抬回去挂上。

当年他要出山去海南,苏家桥从深山送到恩施,过家门不入,货车送到武汉,怕他孤乘无趣,再火车送到湛江,颠沛到海安,最后干脆一帆渡海,万里相送到海南,第二天再独回。

简直是《世说新语》里的中国。

我原以为写得太传奇,认识他们才觉得只是写实。晚上野夫带我们出去吃饭,叮嘱一句,不一定能吃上,看运气,小馆子老板是个香港人,六十多岁,须发皆白,向外贲张。打量人,看得顺眼就做饭,不顺眼轰出去。当天运气好,做完了一桌子十几个人的菜,过来和野夫喝了一杯,扬长而去。说挣够了今天的酒钱,自去喝酒,不必再开张。

这个年头处处都是精致的俗人不是因为不雅,而是因为无力,没有骨头。还好礼失,求诸野,遗失的道统自有民间传承,江湖还深埋了畸人隐者,诗酒一代。

2下午无事,野哥带我们几个女生逛小铺子,我们挑来拣去耳环项链围巾,他两米外斜站,不上前,也不远离,衔一支烟悠然看过往行人,等我们挑完,他已经把账结过。

长日无事,坐条挨街的板凳,他给我们讲故事,说少年时暗恋一个女孩,被拒绝,情书也被公开,他承受不住羞辱,吞水银自杀。获救后立下誓言要让她爱上自己,再抛弃她。

他读大学回乡后,与之接近,少女恋慕了他,他终是不忍心,向对方袒露实情,说我不想报复你,对方惨淡一笑,你以为没上床就不算报复吗?

他离家远走。再回来她成了一个在当地声誉放浪的女人,表姐让他去劝解,他讷讷而言,她笑:变成好女人?抬眼钉住他,变了又怎样,你娶我吗?

他无话。

他兜里是第二天的火车票,她伸手取来撕了,买了机票,说换你明天一天的时间给我。日后她中年重病,肾坏死,不再求治,他从北京请国内最好的医生入山给她手术。

他人生里的事多半这样,情多累人。自嘲说自己是一流的朋友,二流的情人,三流的丈夫,我问过他,为什么他身上会发生这么多戏剧的事情?他说当编剧时,才领会到人生如戏,一切皆在情理中,一切皆在意料外。

生活是内心情理交织冲突的结果,他天性爱憎好恶比常人剧烈,人和文字都使到十二分气力,不留余地,蛮力拽动情与仇、乐与怒。

320岁那年,他黄昏酒醉回家,看到路灯下一个佝偻男人,认出是那个打过他爸,把机枪架在他家门口的造反派。现在他长大了,那人已快暮年,他发疯般扑上去,把对方摁倒在地拳脚相加。他已经完全认不出我,无法理解自己为何突遭暴打。我一拳一拳地打着,直到耗尽全身力气,直到他头破血流。

十几年里,他一直为童年的恐惧羞愧,而羞愧渐渐熬成仇恨。这性如烈火的男子,认为轻仇的人,必然寡恩。

酒醒之后,他却不能不面对内疚之感,暗中观察那人,才发现这个仇人可怜至极。他是煤矿工人,出身贫苦,家庭负担沉重。每天下井采煤如同下到幽深地狱。这样的人积怨已久,被号召去夺权造反,必然敢摧毁一切。日后这人被煤矿开除,成了苦力。一次下坡刹不住脚,被装满石头的板车轧断腿,从此残废,整个家庭垮掉,女儿不得不去卖淫。

他写:命运惩罚他,比惩罚我的父辈更加惨烈。

他写作并非为复仇,也非控诉,他想找到人何以成为他入地狱的原因。写作是一种反抗,对抗外界的恶,也对抗自己内心的黑暗。多年来,他为青春时代的狂怒心存内疚,他说:在这个时代,当你还没有完成安徒生笔下一个孩子的真诚教育之时,也就是你还不敢做一个真人的时候,你绝不可能是大善的,更不可能是美的。

咸阳职业装定做

凌源西装定做

玉林工服设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