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纺布袋加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无纺布袋加工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这届暑期档中国电影又进化了河豚专栏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8:25:29 阅读: 来源:无纺布袋加工厂家

原标题:这届暑期档,【中国电影(600977)、股吧】又进化了 | 河豚专栏

-?河豚专栏?-

不一样的特约记者

不一样的新鲜内容

如果你也有独到的见解,欢迎投稿

也许下一个专栏作者,就是你

邮箱:lmx@ylzbl.com

作者/姜东瀛

“电影是一个大买卖,却不是一个好生意”,商界领袖刘永好的女儿,知名富二代,也是【新希望(000876)、股吧】集团的少东家刘畅女士,如是对着许知远的镜头说。刘畅一定是觉着太难了,因为她的丈夫就是职业电影导演,可能在行业里还有些名气。

电影行业向前进化一步,则意味着其上下游文化产业的饭辙面积,就又扩大了一个“平方”。

2018的这届暑期档,从世界杯打响后的一周开始。

这一届世界杯的受欢迎度,有目共睹。而电影院放映厅的经营项目里,还是没有一套服务模式,能够与之匹配,满足世界杯赛事的观摩体验需求。可是,暑期档上线电影的周边点映、路演、联合营销活动却是比以往同期有增无减。商业电影的消费人群基数还在扩大,商业电影在娱乐消费升级中的占比地位,仍然最具影响力。

这一届的暑期档故事,是韩延和李易峰开的头。

《动物世界》揭幕暑期档影片,是在世界杯激战正酣的时候。当人们的社交货币和朋友圈版面,热搜话题和关注焦点都在C罗和梅西这里,2018暑期档的开局能什么样,很多娱乐产业观察者抱着一点点忧虑,本届世界杯的口碑在比赛周期里呈直线上扬,多以年轻人为主的观影人群,他们的娱乐时间会被世界杯带走多少,谁也没数。

《动物世界》的开画点映,博得了比较公平的评价,这部电影的映前声望和分享欲望,都得到了充分,自然的释放。韩延导演自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崭露头角之后,三年蓄势,顺风不浪,在漫改电影类型的本土融合上,可以看出想要追求更大的表达,这种动力包括国际化。关于李易峰演技的争议,《动物世界》也可算是他为自己的证明,至少角色的张力和完成度上,撇下了偶像派的鲜肉标签,李易峰是不是实力派,用时间来说话。我当然觉得他是,至少他自主演《老炮》之后的每一部电影里,都在进步。看一个人会不会演戏,看眼神,而眼神传递的戏码,李易峰没输过。

《动物世界》,有的人真会以为是一部科教纪录片而没去看。更有朋友真的把它当成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做出了一个电影版,这不是段子。一部电影的名字,不是营销点,就是反营销点,别造成让目标观众错过的遗憾。

《动物世界》的票房,最终冲破五亿,多个零头,但是懂事儿的韩延还是在微博中道出了自己对票房预期的不甘,他在七月十日下午发文称“资方宽慰”,“尝试失败”,“完成了一个自以为是和异想天开的冒险”,不管是不是比《动物世界》晚上一周的《药神》带来黑天鹅般的凌厉票房攻势,都足以可见韩延对市场的敬畏。

漫改电影是第一次进入暑期档,韩延对影片的口碑持谦逊和谨慎的态度,未尝不是韬光养晦,谁知道《动物世界》二来年再战,会不会像战狼二对战狼那样,票房扩张十倍不止。总的来说,《动物世界》制片人陈祉希主导的项目,就是电影品质的保障,《泰囧》《唐探》《情圣》《缝纫机乐队》的成绩单不要太亮眼。

七月初,《我不是药神》由于点映效果惊人,由周五提至周四开画。惊鸿一瞥,上线即炸。现实主义平民电影,准确切中中国社会最大的痛点议题之一,瞬间把本是一篇特稿纪实文学的故事用电影的杠杠无限放大,博得了超范围,超阶层的广泛共鸣,而这一切是一个33岁导演的处女作,接近31亿票房做到的,文牧野这个名字写进中国影史的理由就是,出道即大佬。暑期档的最后一个周五,文牧野将会和《我不是药神》一同出现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节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让徐峥的LOSER变WINNER角色类型,达到了难以企及的高峰定格,徐峥吃透了的小人物理解,正是今后此类作品可能无法再加持给他的角色资源。但是王传君还是需要这样的机会,这个夏天,他终于通过人戏合一的内秀实力,把自己在影视圈的地位向上拱了几个咖段,教科书般的经典演绎,让这个配角的风采,在和徐峥的对手戏中相得益彰。王传君的主角之路已经打开,他终于可以跟2004级上戏表演班的明星同窗平起平坐了,这部电影对他的改变实在是很大。

七月中,《邪不压正》千呼万唤始出来,55岁的姜文亲自为此站台的映前营销,超越了以往他的任何一部作品,专门与十三邀许知远,圆桌派窦文涛,晓说高晓松这些意见领袖定制了他极少出镜的视频访谈,在古北水镇大手笔的首映礼,其话题更是没有放过冯导演和崔老师不共戴天的新闻热点,结合主流自媒体,头部网络内容的推广节奏,《邪不压正》的宣传点到位和细化,是可以打出高分的。

然而电影的评价却出现了一个新的情形,姜文这部故事线明晰,主题完整直观,回归到经典叙事的作品,却让文艺青年们倍加失望,觉得不给劲。看不懂姜文上一部电影《一步之遥》的普通观众,这一次绝大多数看懂了,但是仍然存在看不懂彭于晏和周韵戏码的,又不愿意发出赞美的声音,姜文可能在观众这里,多头不讨好。《邪不压正》确实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歌剧感质地,把文艺的尺度和电影的故事性,做了一次照顾观众的平衡,上一次姜文这么做,还是七年前的《让子弹飞》。对商业电影的观众,姜文的艺术风格因过去的复杂,确实对很多人的观影耐心有所透支,而其作品一贯倾向于文艺青年的口味,又养成了姜文专属影迷的审美依赖。姜文电影,是一定有海外版权做对冲保障的,因此国内和《动物世界》相当的票房,还算差强人意,说得过去,姜文拍电影的奢侈和不计投入,这个能花钱的名声,已经二十五六年了,所以《邪不压正》的成本,可能不是一般的高。

这一次的《邪不压正》,姜文电影十年来的最佳拍档马珂,并没有与其并肩战斗。至此,中国电影的几对操盘组合,张艺谋张伟平,陈可辛于冬,加之姜文马珂,均告分手。

七月下旬,徐克老爷、闫彭双骄同日出场,电影老怪VS喜剧片翘楚的BATTLE,老怪被挑落于马下,帅气儒雅的闫非和他的事业小伙伴彭大魔,基本脱离于开心麻花品牌的《西虹市首富》,已经领先了《狄仁杰之四大天王》四倍的票房段位,6亿:24亿悬殊距离,感受一下。而投入产出比,恐怕后者的票房,无法令投资主体满意,好在徐克的电影,在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都可以卖出价钱,但在国内的市场面上,徐克的大片,3D感做的再酷炫,为特技和奇观去结构电影故事的创作风格,恐怕已经造成了一种隐性的,内伤式的审美疲劳,一旦遭遇强大的非大片电影题材进行票房阻击,则丧失核心竞争力,中国电影的新生代购买力和持续观影消费,不缺视觉体验,已经早已满足饥渴的视听冲击需求,他们缺的是此起彼伏的欢快笑声,是层次丰富,情节更新颖,人物关系更充满未知性和探索性的好故事。但是另一面,也不得不惊叹《狄仁杰》的电影工艺和科技水平,这需要强大的资源组织能力,消化能力和整合能力,这一点,【华谊兄弟(300027)、股吧】和工夫影业做到了,他们越来越把中国电影的3D技术水平逐步带向实景和沉浸娱乐的高度。

可是,话说回来,你并不能指望的是,赵又廷和林更新的明星效应及精美造型可以把巨大的粉丝团体,或者“九亿少女”转化成影迷。当冯绍峰的表演需要用力睁大眼睛来维持神气时,这个IP就已经不年轻了。

《西虹市首富》的全幽默式组合笑点设计,虽在名义上脱离麻花品牌,却还是继承了麻花的节奏衣钵。扎实的台词架构,对演员而言的电影化喜剧表达,都得到了导演的精准掌控,让“金钱反噬”-“人性异化”-“灵魂回归”的艺术母题,在最精致的情节推进中获得提升。

或许莫泊桑、契科夫、马克吐温穿越到今天,也会为《西虹市》的戏剧层次和精巧安排感到捧腹。密集的有效笑点,同质化的困境滑稽,是中国喜剧电影的创作瓶颈所在,喜剧电影类型的势能增长和突破,也到达了一个极值,很多观众,不同场次观众,不同地区和代际的观众,在笑声的协调性上已经很难同步,共鸣一致性达不到三年前的《夏洛特烦恼》也是事实,众口难调的复杂期待,需要细分一下未来,喜剧电影的创作困难肯定还在加剧,喜剧电影爆款的核心竞争红利也能看到衰减之势,总之,超越势能的增长,寻求维度的突破,闫非彭大魔在收割票房的同时,也会意识到,观众不好伺候,被培养起来而渐渐拉升的鉴赏水平,不允许他们停留在一个舒适区,喜剧电影的标准化品相怎样维持,这是一个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的问题。观众更喜欢的是搞笑本身的深刻性和智力获得感,“笑中带泪”绝不是过去审美逼格的高级化体现了,这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的配置。

八月的战场,《一出好戏》独大,短时间内票房破五亿,破十亿的速度,再一次证明黄渤的天才,没有半点虚的。黄渤在几个月前的路演活动中,号称这个电影没有剧本,就把演员攒一块了,明显是开玩笑式的烟雾弹。当时是真替黄渤捏了一把汗。一部电影一个命,中国最好的职业电影导演都要三年五年磨一个剧本,您这玩儿票的,这个态度会不会玩儿脱。

看了电影后,放心了,黄渤想去尝试的超现实主义“寓言”,正是商业电影范畴中,剧情片缺乏的,基于新型群戏的人物关系,以及社会学研究意义上的故事样本。从完成度上来看,黄渤的故事讲述逻辑是清晰可见的。

暑期档的尾声,来了台湾女导演的《快把我哥带走》,香港影片《大师兄》,以及小成本电影《爸,我一定行的》,评分高企,都得到了来自社交网络的自来水推荐,最重要的一点是,三部电影都在单位时间内释放了准确的信息,以及真情实感的细腻表达,尤其《大师兄》,用甄子丹功夫的噱头做点缀,全片从问题青少年的角度,剖析香港社会的种种民生问题,用轻松的语境化解繁重的人文思考。这些电影都懂得举重若轻,而不是窒息加码。

《北方一片苍凉》,《大三》,《最后的棒棒》这些纪录片,也在暑期档得到了一定位置的展示,虽然按照市场化的规则,仍然排片率很低,场次不多,甚至被有些人错误地当成公益电影,慈善电影来看,但是它们也确实活跃了暑期档电影的类型,纪录片的院线市场有待丰富,进入暑期档,还有很大的商业空间可以操作,但这需要一点时间。

个人任性的认为,《新乌龙院之笑闹江湖》和《欧洲攻略》,不配有过亿的票房,朱延平导演和马楚成导演的资格虽老,但是观念落后。8月的长尾效应虽给出了这样的票房,但是不意味着票房的质量达标。但存在的就是合理的。记得曾经一个醒目的自媒体标题是这样说的:社会崩坏,从梁朝伟接演烂片开始。

这届暑期档,中国电影的进化,让我们看到了新生代80后导演的力量彻底站稳夯实,韩延,文牧野,闫非,彭大魔站在潮头屹立,他们的身后,还有田羽声、路阳、郭帆,大鹏,忻钰坤一干人等,在乘胜追击,摩拳擦掌。

这届暑期档,也让我们看到了姜文,徐克的力所不逮,他们把持的市场话语权,总要一步步让渡。

如果说,吴京在去年,撬动起了中国商业电影类型的工业化创新,那么中国商业电影类型的新语境创新,则在今年暑期档全面开花结果,新陈更替的很健康。

白癜风传染吗

孕妇自然流产的原因

肝癌介入治疗副作用

杭州较专业的妇科医院哪家好